春桥悬酒幔,夜栅集茶墙


拔山涉水,只为这一水情缘

 

霓虹深处,有悠扬江南丝竹在深处回荡

  “藏在深闺无人识”

  也许是曾在水乡古镇度过儿时岁月,也许是自小受了吴文化的感染,我对遍布江南各地的水乡古镇总是情有独钟,十分怀旧,有钱有闲时都总想去走一走,看一看,琢磨琢磨,感受一番。说来不怕人笑话,每当有人提起江南水乡,我总有一股莫名的兴奋和冲动,而这其中最让我魂牵梦绕、最让人怦然心动的当数周庄了。

  周庄东临大上海,是江苏省苏州市昆山的一个小镇,从上 海或苏州驱车去,大约都需要一个来小时。周庄地处太湖水网,四面环水,镇为泽国,镇内水巷密布,港汊交横,有人形容她是漂浮在水面上的一片荷叶,咫尺往来,皆需舟楫。其独特的地理环境造就了她典型的江南水乡风貌;河湖阻隔,又使她避免了历年的兵燹战火,而却意外地使镇上的古建筑完整如初。直至上世纪80年代,周庄对外交往也还只有一天两班的小火轮,唯一通向外界的大桥建成至今也只有10来年的历史。长期以来,古色古香,原汁原味的小镇一直藏在深闺无人识,水乡人只是默默地耕耘着自己的一片天地。

  “中国第一水乡”

  1984年初,旅居美国的上海籍画家陈逸飞先生坐小船从昆山沿水道来到周庄,面对如诗如画的景色,刹那间,他便为这里的粉墙黛瓦、小桥流水、古街小巷、老藤绿树所倾倒。那相拥在窄窄的水巷两岸的鳞次栉比的吊脚楼,以及原始的水乡景色激发了他的创作灵感。他饱含激情以著名的双桥为题画了一幅油画,取名为“故乡的回忆”,同年金秋十月,这幅画连同他其它37幅画在纽约西方石油公司画廊展出,立即引起全美的轰动。西方油画的技法和魅力与传统中国水墨画的美感和意境如此巧妙地融为一体,形象逼真地再现了姑苏的枕河人家和江南的田园风光。他的画把成千上万的美国观众带进了神话般的中国水乡。就在展出的第二个月,曾经见过列宁的西方石油大亨阿曼德?哈默踏上了古老的中国大地,在和中国的伟人邓小平先生紧紧地握手之后,他将刚刚购得的油画“故乡的回忆”作为礼物亲手送给了中国的这位老人,此事在海内外传为佳话。后经陈逸飞先生再加工,这幅油画成为联合国首日封,于1985年5月10日在联合国总部和日内瓦、维也纳机构公开发售。从此,默默无闻的周庄便走出了国门。近几年,被誉为“集中国水乡之美”、被称为“中国第一水乡”的周庄更是声名鹊起,专家学者、诗人画家、记者商贾纷至沓来,旅游者更是络绎不绝,这几年接到量每年都以30%的速度递增。2002年来周庄的游客已达208万人次,其中海外游客就占了25%强,仅一年的门票收入就有9600万元。

  “摇城千年 周庄九百”

  周庄的历史从太师殿出土飞禽纹陶罐耳壶和木井、石斧算起,一直可以追溯到5000年前,吴王“少子摇”册封於此,被称为“摇城”,也已经是2000年前的事了。远古时代,太湖以东还是一片水网,一块块湿地漂浮在水面上,先民吴人在此断发纹身,围圩聚居,井饮田食,牛耕火种,栽桑播谷,经历了风雨摇曳,地陷水落,历经几百年开拓,战胜无数艰难,终渐稳定了下来。唐代已将此地划归贞丰里管辖,宋元佑年间,一位姓周的“迪功郎”在此舍宅捐田,建庙慰祖,百姓感其功德,便将此称为周庄,算来,这个名称也已有900余年了。北宋靖康二年,赵构南迁,部分官员见此清静幽雅,可避战乱,遂留了下来,后人烟稠密,渐成商埠。明代时镇区已成规模,清代则已成苏州葑门外的—个大镇了。

  “水乡特产:文人志士 公卿状元”

  周庄四周在不足百里的范围内,有名的水乡古镇还有不少,“乌镇”是中国文学巨匠茅盾的故乡,“黎里”出了个柳亚子,“同里”则出了一大批状元进士,还有“南浔”、“震泽”、“木渎”、“甪直”等等水乡都出了不少名人志士,这片水乡真可谓是人杰地灵的地方。周庄在宋朝出了个周迪公,明朝有富可敌国的沈万三,清代状元陆润痒在此从师发蒙,大教育家沈体兰也是生于此长於此,其声名远播,清初还有叶楚伧等等。费公直、柳亚子、陈去病、王大觉诸公都曾在这里留下多少激扬文字。著名诗人苏曼殊曾三访周庄,唐代大诗人刘禹锡、陆龟蒙均曾寓居於此。那富有哲理的诗句“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不知是否大诗人在这里写就?明初周庄首富沈万三是位带着神话色彩的大企业家,他不仅振兴了周庄,还为朱元璋白修了明城墙。1989年春,台湾女作家三毛来到周庄,竟为这里的烟雨江南激动得哭了。上两年,APEC会议在中国上海召开,而贸易部长非正式会议则选择了周庄。各国巨头的到来着实让周庄风光了一阵。

  “慢慢品 细细嚼——周庄古为今用”

  周庄的兴起,应当归功于上世纪80年代的周庄人。让我们记住他们的名字吧:庄春地、曲玲妮、陈建中以及他们的团队。面对祖祖辈辈繁衍生息的江南水乡,怎样发展?是保护还是开发?他们曾经困惑,曾经迷茫,但最终他们悟出一个道理:美国人特地花钱请苏州园林艺术家在纽约再建一个苏州园林“网师园”,为什么我们就只能守着水乡古镇饿肚子呢?我们这里不仅有“网师园”式的庭院艺术,还有现成的“枕河人家”,既有著名的四厅八景,又有丰富的人文景观和纯朴的民风民俗,还有名扬天下的土特产和令人垂延欲滴的河鲜果蔬,这就是千金难买的“资源”,怎能熟视无睹?于是,他们下大功夫,坚定不移地走上了一条保护和开发并重、古为今用的道路。下大力气开拓国内外市场。“功夫不负有心人”,就这样,没几年他们便大获成功,跻身“中国之最”!

  今天的周庄,道路整洁,河水碧绿,水巷内橹声水声一片,小桥流水生机勃勃,青条石销就的小街内人声鼎沸,操着各种方言的游客摩肩接踵。鲜嫩可口的河鲜吸引着人们的眼球,弦乐丝竹、昆曲小调让人陶醉,各种手工艺表演令人叫绝。今天的周庄己非昔日所比,旅游经济使她恢复了青春,创造了一个个神话。

  我喜欢周庄的清晨,街巷静静的,没有一丝杂音,河面上薄雾似轻纱笼罩,慢慢地向两岸散去,小船轻轻的划破水面,激起两缕涟漪,鱼儿也喜欢凑热闹,啪啦啪啦跳出水面高兴极了。头遍鸡叫刚过,镇上就忙碌开了。太阳静静地照在桥上,一条条闪亮的桥栏镶嵌在绿色的缎带上,微风轻抚,青藤摇曳,河边的垂柳正和绿水对话呢。不多时,镇上青烟缭绕,穿着青布衫、戴着花布头巾的女人们挑着水灵灵的蔬菜快步穿过铺满青石或卵石的街道,街道两边劈劈啪啪的开门声此起彼落,卖早点的小铺子摆上了青团、糯米糕……周庄又迎来了新的一天。

  读周庄,犹如读一部线装的古籍,需要细嚼慢咽,方能读懂,方能爱不释手!读周庄,需要细细品,置身其中,方能余味无穷。读周庄,返扑归真,修身养性;品味周庄,远离喧嚣,远离嘈杂,远离浮华,不亦乐乎?

相关推荐

利发国际官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