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奋剂:EPO

 
EPO是促红细胞生成素(Erythropoietin)的英文简称。人体中的促红细胞生成素是由肾脏和肝脏分泌的一种激素样物质,能够促进红细胞生成。服用红细胞生成素可以使患肾病贫血的病人增加血流比溶度(即增加血液中红细胞百分比)。去年以来,这种药物已进入商业市场。人体缺氧时,此种激素生成增加,并导致红细胞增生。EPO兴奋剂正是根据促红细胞生成素的原理人工合成,它能促进肌肉中氧气生成,从而使肌肉更有劲、工作时间更长。
而它对一个耐力运动员提高成绩更具有明显的效果。纽约血液中心主任约翰·亚当森博士指出“你的红细胞越多,你快速奔跑的距离就越长”。红血球携氧能力的增加,提高了运动员的竞技水平。通过输血来“兴奋”血液,对体育界来说是一个众所周知的问题。多年来,在自行车等耐力性体育比赛中,许多运动员常常为提高运动成绩而违规注射人工合成的EPO。 芬兰人卡洛·马宁克承认输血使他赢得了1980年奥运会五千米和一万米的奖牌。 对渴望提高成绩的耐力项目运动员来说,红细胞生成素在两个方面具有明显的吸引力。它不像输血需要特殊的医学帮助,又没有传染的危险。亚当森博士说:“适当的使用红细胞生成素会产生显著的效果,但不适当的使用则是非常危险的。假使给一个血流比溶度在37-49%的正常范围内的健康人使用,那么他的血液中红细胞百分比会变得很高,达到50-55%,使得血液粘滞度(厚度)急剧升高,增加了血栓、中风和心脏病突发的机会。”EPO兴奋剂与人体自然生成的促红细胞生成素几乎没有区别,而且注射后会较快地从人体中消失,这些都给检测增添了难度,到今年奥运之前,还没有一个准确的方法可以将EPO检测出来,因此,运动员们开始泛滥地使用EPO,以求提高比赛成绩。 而实际上,使用EPO对运动员有相当的危害[1]。沃伊在美国奥委会致力于发展药物检测手段,在他所著的《药物、体育和政治》一书中他补充说:“我知道,事实是许多运动员正在通过这种激素来增加红细胞的供给”。兰迪·艾克纳博士说,“不少荷兰赛车运动员莫明其妙的死亡可能与红细胞生成素有关。他说:“在过去三年中大概已有15人死亡”。艾克纳详尽阐述了运动员使用红细胞生成素的危险。他说:“一个由于滥用红细胞生成素使他的血球容量达60%的马拉松运动员,当他在炎热的天气中出发时,灾难就已降临。在赛跑的后半程、由于脱水使血流比容度升至65%甚至70%,急剧地增加了发生血栓的可能性。” 今年6月7日,法国生物学家弗朗索瓦丝·拉纳透露,她和同事合作发明了一种通过尿液准确检测EPO兴奋剂的新方法。8日出版的英国《自然》将发表他们的研究成果[2]。拉纳与雅克·索里兹教授长期合作研究后发现,合成的EPO与人体中自然生成的促红细胞生成素在电荷上存在着细微差别,因而可以将二者区分。在此基础上,两位科学家发明了准确检测EPO兴奋剂的新方法。新方法只需采集被检者的几滴尿液,便可检测出当事人在3天内是否接受过EPO兴奋剂注射。他们进行的测试显示,新方法具有极高的检测成功率

相关推荐

利发国际官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