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娱乐与体育携手:浅谈K-1与PRIDE

当娱乐与体育携手:浅谈K-1与PRIDE
由于国民尚武的天性,日本的搏击比赛可谓多如牛毛,根据比赛的形式可以划分为站立型和综合格斗型两大类。前者只能在站立状态下进行,一方倒地裁判立即介入,主要包括各派别空手道、拳击、泰拳、Shoot Boxing、K-1等比赛;后者顾名思义,除了站立打击外还可运用地面打击、绞技和关节技,即所谓的终极格斗,除PRIDE 外还有ZST等。除了品种繁多,日本的搏击比赛的另一个显著特点是国际化。凭借雄厚的经济实力,很多搏击组织日渐将目标瞄准海外,一方面网罗外国高手,提升国内市场人气,另一方面趁机开拓海外市场,打造世界性赛事。如上述所列举的综合格斗赛事几乎都是国际性的。最具杀伤力的招数当数与流行元素结合,运用舞美、灯光、音乐等现代技术将龙争虎斗的方寸之地变成彰显拳手个性的舞台,形成一种全新的娱乐体育。如果说这三个特点构筑了日本商业搏击擂台的靓丽风景线,那就是这道风景线上最璀璨的两朵奇葩。
笔者作为中国大陆唯一常驻日本的武术媒体记者,多次采访K-1和PRIDE比赛,零距离感受了这两项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格斗赛事。我永远也忘不了2002年12月7 日下午5分,当我踏进东京巨蛋体育馆据说源于俄语,意即带屋顶的圆形建筑)的那一刻,全场人所发出的山呼海啸几乎将毫无准备的我弹了出去。场内面巨型屏幕不断闪动即将出场的8位总决赛冠军候选者以往比赛的精彩瞬间多支激光灯束时而将偌大的体育馆照的亮如白昼,时而专美于6米拳台;埋伏在四面八方的大功率音箱将震人心脾的激昂音乐抛向众人耳畔。这是总决赛吗,这分明是摇滚演唱会嘛,如果不是看到大屏幕上熟悉的面孔我甚至怀疑走错地方了。:自石井和义先生在1993年创办以来,到今天成为无可争议的世界最具影响力的站立格斗技殿堂仰仗的是三件利器,其一拜准确的赛事定位,其二乃高效、创新的商业运作,其三为明星效应
石井和义出身于极真空手道,师从“打架十段”芦原英幸。1980年芦原脱离极真创立芦原会馆,不久石井也在大阪自创正道会馆。有感于极真空手道分崩离析、派别林立、老死不相往来的现状,石井一方面对正道空手进行赛制改革,一方面筹划创办一个真正抛弃门户观念、包容天下各路英雄的世界性大赛。石井的聪明之处在于他并不试图在浩如繁星的各组织冠军名单上添上无足轻重的一笔,而是利用这些现成的冠军来产生“王中王”。为了使比赛更具观赏性、冠军更具说服力,这项赛事被定为无差别级赛事,因为重量级比赛从来都是最能吸引观众眼球的。石井为这项全新赛事取名K-1,其中的K代表Karate(空手道Kongfu(功夫Kickboxing(踢拳),Kempo(拳法)等;“1”即第一。事实上,参加K-1的选手使用的格斗技有泰拳、空手道、踢拳、散打、职业摔交、跆拳道、传统泰拳、拳击,甚至还有美国的军队格斗技、法国腿击术和一些业余格斗技(俗称街霸)。在新颖赛制和巨额奖金的吸引下,ISKA、WKA、泰拳、空手道等各组织、拳种冠军蜂拥而来,第一届K-1 World GP取得空前成功,日本的商业格斗擂台格局从此进入了K-1时代。
2000年开始首先在世界各大城市举行预赛,随后在10月举行半决赛,最后在12月的第一个星期天在东京巨蛋体育馆举行总决赛。随着K-1事务局先后在澳洲、美国、德国、荷兰等国开办分支机构,选手的来源越来越丰富,赛制也日臻完善,K-1全球体系已经形成。
令人颇感惊讶的是K-1事务局只有12名员工,除了分工明确、极度敬业外(前总裁石井和义号称10年没有休息过一天),他们的秘诀是利用社会资源。与K-1签有合作协议的公司达数百家之多,他们就在这12名正式员工的指导下,运转着这架庞大的体育机器。每年的总决赛现场他们请到的是日本第一流的导演DJ和灯光师,天皇巨星藤原纪香更是长期客串评论员,当体育与娱乐携手可谓如虎添翼。
2002年,为了给亚洲选手更多展示自己的机会,K-1增加了中量级(70公斤)赛事。K-1 World Max随着K-1声名日渐显赫,众多电视台争相与其签约。目前所有重量级赛事都由富士电视台转播,中量级K-1 World Max则由TBS负责。
K-1在日进斗金的同时也捧红了一大批拳手,使他们成为日本家喻户晓的人物。3届冠军得主“荷兰伐木工”Peter Aerts4届冠军“完美先生”、“战神”2001年冠军“侏儒巨人”Mark Hunt”、“无冕之王”Jerome Lebanner、“克罗地亚特警”Mirko Cro Cop、“钢腕”Mike Bernado、“剃刀”Stephen Leko等无不为拳迷所津津乐道、耳熟能详。1996年总冠军瑞士人Andy Hug自幼学习极真空手道,17岁即夺得欧洲空手道冠军,后只身闯荡日本,未逢对手,最后转入正道会馆。作为唯一一个出身空手道的K-1总冠军,在日本享有极高声望。2000年不幸因白血病英年早逝,为纪念其传奇一生,K-1每年都举行Andy Memorial和Andy Spirit赛事。K-1的造星运动在一个人身上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他就是美国人Bob Sapp。这位身高2米、体重170公斤的黑人小伙子原本是(美国职业橄榄球联盟)明尼苏达海盗队的后卫,一次突如其来的受伤让他丢掉了这个金饭碗,更要命的是在他的个人理财顾问在几乎在同一时间潜逃,卷走了他的全部积蓄。穷困潦倒的Bob Sapp凭借其非人体魄在职业摔角场找到容身之处,但好景不长,他效力的WCW不久倒闭,他再次失业,有段时间甚至沦为墓地的尸体搬运工。在一次“强人(tough man)比赛”中战胜NFL传奇人物Perry使他重新获得了人们的关注。这是他和格雷西家族选手比赛的情景。当经纪人把他带到石井和义面前时,这位见多识广的老江湖惊其为天人,让石井更合不拢嘴的是这个黑大个居然有着天生的作秀本领。在几次惊世骇俗的屠杀式比赛后,Bob Sapp的命运被彻底改变了。他硕大的脑袋频频出现在报纸、杂志显要位置,电视广告合同如雪片般飞来,人们惊奇的发现几乎每天都能在节目中看到他,在海湾战事最紧张的时候,人们手中的遥控器指向最频繁的是美国总统和“无敌暴走机关车”。
PRIDE诞生于1997年10月11日,此前虽然日本已经有不少综合格斗赛事如Rings、Shooto和Pancrase,但日本人的完美主义情结促使他们试图打造一个比UFC更成功的综合格斗擂台。有这样一个成功的先例,PRIDE毫不犹豫的借鉴了两件利器——商业运作和明星效应。
PRIDE的管理公司(简称DSE)也是一个高效的机构。他们在赛事的包装上同样聘请中介服务公司打理,把主要精力放在了选手的挑选和赛程的安排上。不同于K-1的锦标赛制,PRIDE采用的是one match format,也就是每次比赛每位选手只比赛一场,没有预决赛之分。根据选手一段时间的表现进行综合排名,在某一时期由排名前两位的选手举行王者决定战,然后再不定期的举行卫冕战。比赛一般每隔2个月举行一次,比赛名称就按数字顺序排列,比如最近的一次是2003年6月8日举行的PRIDE 26。
PRIDE对自己的版权极其重视,从不在公共频道转播,只是在体育新闻和专题节目中播放片断,想要观看比赛的除了去现场就只能通过收费电视(Pay Per View)。这样一来,PRIDE明星总体的知名度或许要低于K-1,但这丝毫不影响日本fans痴迷这个综合格斗舞台,因为这里有日本的国家英雄。在K-1 World Max出现之前,日本选手在K-1重量级比赛中基本上是鱼腩部队,最好成绩是佐竹雅昭在第二届K-1总决赛上侥幸获得的亚军,所以现在的K-1总决赛在最后8个决赛席位中专门分配一席给日本选手,为的就是避免按正常预选制度东道主无法进入总决赛的尴尬局面。但在PRIDE中,日本选手一直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先是有“师奶杀手”高田延彦,后有四次打败格雷西兄弟,被称为“格雷西猎手”的樱庭和志,最近又有如日中天的吉田秀彦。虽然我以前在DVD中见识过樱庭在PRIDE出场的情形,但真正置身于PRIDE 26举行的横滨竞技场时,我还是被深深的震撼了。主持人绕梁三日的长音Sakuraba(樱庭)”还在空中回荡,樱庭的专有音乐Speed TK Remix已经奏响,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入场口,横滨竞技场如同经历着一场火山爆发,我清楚的听到我旁边发出声带撕裂般的女声。很多观众扑跌着向樱庭涌去,他们想握英雄的手,可实际上只能摸到樱庭的脚,但这样他们也心满意足了PRIDE这几年的迅猛发展势头,使K-1感到了威胁。但他们没有采取拆墙角的伎俩,而是非常明智的抱着将蛋糕做大的意图与PRIDE携手组织了几次K-1、PRIDE对抗赛,比赛有的采用K-1赛例,有的采用PRIDE赛例。这些策划都获得了极大的成功,最经典的一次是2002年8月28日举行的Shockwave(也叫Dynamite)。比赛在东京国立竞技场举行,对抗的双方都是K-1和PRIDE最具号召力的选手,观众达到10万人,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也亲自出席。就是在那个晚上,吉田秀彦打败了Royce Gracie,成为新一代日本国家英雄。K-1与PRIDE的这种合作不但在商业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而且造就了一批横跨站立擂台与综合擂台的“两栖选手”,其中最著名的当数令全日本都在期待答案的克罗地亚英雄Mirko Cro Cop——他能否成为第一个K-1 World GP和PRIDE的重量级双冠王?
2003年对于K-1和PRIDE都是不平凡的1年。1月初受逃税丑闻困扰已久的石井和义终于被捕入狱;同月9日Dream Entertainment Stage的社长森下直人自杀身亡。两大机构经过短暂的群龙无首,很快回到正轨。前者由正道会馆老臣子角田信朗和格斗评论家谷川贞治接掌帅印,后者由高田延彦和老一代日本国家英雄安东尼猪木统括。K-1其后一系列的表现甚至超过石井时代,先是3月30日K-1 GP琦玉大会空前成功,其后K-1预选赛在世界范围开展的如火如荼,6月14日的巴黎预选赛观众达到了11400人;5月K-1与ESPN签约,成功打入欧美主流体育电视网络。PRIDE在新一代领导人的率领下锋芒也不遑多让,6月8日的PRIDE 26,横滨竞技场爆满,有线电视收视率也远超UFC,正如PRIDE 26的口号“Reborn”所期盼的浴火重生。两大机构在如此短暂的时间获得中兴,除了成熟的现代公司治理和管理,恐怕要归功于娱乐体育的强大生命力。需要说明的是同为娱乐体育,美国职业摔交(WWE)由人为安排,K-1和PRIDE的冠军却是真正打出来的。当人们能从娱乐中感受武者的尊严和英雄的气概,让他们打开钱包还会是很难的事情吗?

 


相关推荐

利发国际官方网